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德育园地 >

德育园地

湘北职专好老师主题征文学生参赛作品

发布时间:2018-04-02 18:31

这世界需要你

湖南省湘北职业中专学校 高一计算机1511班 伍岳梅

指导老师:唐 鑫

当我坐在教室,面对一道难题,冥思苦想却得不到结果,你走过来,三言两语,令我茅塞顿开。当我因为一次失败,沮丧着心情,不知所措,你充满鼓励的一个微笑,让我又充满信心。冰心说:“有了爱,便有了一切,有了爱,才有教育的先机。”苏霍斯林斯基也曾说:“没有爱就没有教育。”

2013年7月初的一天,在西藏墨脱县帮辛乡的悬崖峭壁间,你带着一支100多人的队伍行走在一条紧贴山崖的1米多宽的马行道上,下面就是100多米深的悬崖和湍急的雅鲁藏布江。这是帮辛乡小学90多名学生放假回家的路,这也是你的第66次护送。被护送的学生中,年龄最大的才14岁,最小的仅有7岁。在护送途中,你必须带领你的队伍滑过一条200米长、距离雅鲁藏布江波涛汹涌的水面有30米之高的溜索。每次过溜索,你为了孩子们的安危,你都让你的丈夫先溜过去,检查溜索是否有损坏的地方,并且在对面接应孩子。每一个孩子在过溜索前,你都会再三地检查绳子绑得是否牢固。把孩子们平安地送到家后,你并没有立即返回,对你来说,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——拜访那些孩子失学在家的家庭,并把那些孩子一一劝回校园。这10多年来,你走遍了帮辛乡的每一个角落,如春雨一般,将希望播洒在山川,润物无声。

如果没有你坚守在雪山、河流之间,用自己并不高大的身躯,托起孩子们微弱的梦想,那40多个孩子,不会有机会回到校园继续读书,那200多个孩子,不会有机会走出大山。

这世界需要你!

“当喧哗的网络将‘布鞋院士’的盛誉簇拥向你,你却独盼这热潮退却,安静地做一辈子‘技术宅男’。梦也科研,成就‘20世纪80年代世界遥感的三大贡献之一’的是你;酒里乾坤,三杯两盏淡酒间与学生趣谈诗书武侠的,也是你。还是那双布鞋——一点素心,三分侠气,伴你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 正如这北京师范大学官方微博为你写的悼词所言,平日里,你总是一袭青衣,蓄着胡子,光脚穿布鞋,简单低调,一副山村老人的形象,但却心中怀有大智慧,在科研中不务虚名,沉心实干。你喜欢与学生打赌,循循善诱,让学生自己去追寻真理,遨游在科学的海洋。有人曾问你喜欢带什么样的学生,你回答说:“有教无类,只要愿意跟着我念书,我都愿意带。”从你这寥寥几语中,我体会到的是你的一片赤诚之心。

这世界需要你!

你是谁?

你是只走过了48个春秋,在14年的抗癌之路中,从不因为治疗而耽误给学生上课,即使化疗、放疗致使你声带嘶哑,也坚持用扩音器讲课,直到去世前的48小时,还在争分夺秒地为你的研究生修改毕业论文的石秋杰。

你是放弃了更好的工作,执意选择武汉市第一聋校,在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上指挥300名聋哑姑娘表演舞蹈《星星,你好》,震撼世界的杨小玲。

你是为了那些与你命运相连的孩子,过着令人难以想象的简陋生活,在广西的大山里支教10余年,却从未领过一分工资的卢安克。

你是在辽阔的祖大地上,不论清晨还是日暮,不论青春年华还是白发苍苍,都为了心中的那份信仰,都为了肩负的那个使命,而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在小小的三尺讲台,默默耕耘,勤勤恳恳,无私奉献着的人。你有一个平凡而又神圣的称呼——老师。

“新竹高于旧竹枝,全凭老士为扶持。”你让我站在你的肩膀上眺望世界,去发现一切。老师,这世界需要你!

 

 

师·恩

湖南省湘北职业中专学校 高二计算机1412班 孙凡玲

指导老师:黄务娟

斑白的头发,一双浑浊却充满爱意的眼眸,不算挺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镶边眼镜,两边的支架稍有些弯曲了,但这副眼镜陪他经历过甚多岁月沧桑风雨,陪他一起遨游书海,伴他解决疑难杂题,领他开启书的大门……不得不说,它是他的老友。

藤蔓般的皱纹已爬满了昔日光泽的脸庞,以前风流般地在黑板上书写智慧,而今拿粉笔的手却已战战兢兢。

嗯,他禁不住时光的洗涤沐浴;嗯,他不是铜墙铁壁;嗯,他老了。

正在书写的笔突然停顿了,眼朦胧了,湿润的眼望向窗外,挺拔的梧桐在风中飘扬它的枝条。画面转变,仿佛看到了几年前,在这朦胧的世界里……

任时光倒流五年前……

一个晒得柏油路发光的夏天。

“一个班级,45名同学,7位任课老师,1位班主任。”便组成了一个家。

他便是我们的班主任——邱老师。

他50有余了,整日一件暗蓝色工装,一双旧得掉颜色的北京布鞋。此时,他和蔼的坐在讲台前,和蔼的神情中不乏严肃,所以坐在课桌上的我们,在他的课上除了几个调皮捣蛋、我行我素的男生之外,没有人敢讲小话,所以他教的这门课成绩也挺理想。

他不算是所有老师中对我最好的,但他一定是所有老师中给我悟性点拨的启蒙者,所以,因为他,让我受益匪浅。

还记否,那时的我,不知道为什么读书,以至于对书毫无概念,只知道和小伙伴们背着硕大的书包,一起走去那间学堂,便以为这就是人生,以为这就是满足。

时间刚刚好,它把安排了在这个时间段,这个时间点,他把我安排在了离讲台最近的课桌前,他把我玩得很好的伙伴各自分散开了,他不知道,尽管小小的我们却看重大大的友谊。

石头坚硬,却也受不了滴水的长久,更何况我们呢。渐渐的,也习惯了每天老师嗓门的最大分贝,习惯了老师讲课站在讲台前吐出来的唾沫星子,习惯了老师向开小差的同学扔粉笔头,一手的粉笔灰撒在书本上……

邱老师他似乎挺看我不顺眼,自从坐在讲台前那个座位上,可越发没少喊我回答他提出的稀奇古怪的问题。

“这位同学,请站起来。”他习惯毫不压口地喊出我的名字。“谈谈你的同桌。”小小的我异常紧张,教室鸦雀无声,同学们也都安静地等着我的回答。自然,同桌也涨红了脸,怕我说出什么好歹来。我看了看老师,然后低下了头,捏了捏自己的衣角,小小的我很胆小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出一个字的勇气都没有。第一次,为自己的懦弱而不甘,而失望透顶。

后来,他独自把我喊到那间不大的办公室,他耐心慈祥地和我谈话,打开我心中那个“胆小”的结,才知道,经常喊我是为了锻炼我,因为他也知道,不是回答不出他所提的问题,而是他了解我为什么不回答的原因。

明白他的良苦用心,也不想令他失望,慢慢的,在他的指导下,让我知道为何读书,为谁读书,于是,我开始喜欢上这个老师,像泥土呵护萌芽般,像绿叶衬托鲜花般。

六年的光阴,四年的班主任,时间总是比想像的快。又是一年夏,便是我们的毕业季。校园中央的那面旗子正迎风飘扬,校道两旁的樟树吹得飒飒响。

“来啊!快来拍照,在干嘛呢?愣着干嘛?快来照毕业照。”朋友叫着,殊不知,我虽没有哭,但眼中分明有泪。

看着他——我们这个家庭的“家长”穿着比昔日正式,也换了那双布鞋,他端正的坐在这个他用血用汗灌溉的班级里,看得出,他很骄傲,他很为他的学子们自豪,毕竟他在用心灌溉土壤里的每颗种子……

“咔嚓”一声,一段美妙不可言的旅途现已成为回忆。这张全家福如今还放在相册中的第一页,我也常常去翻阅它,看着青春年少的我们,看着我们的老师,一位桃李满天下的老师。

老了,树一年一轮,人一年一岁,老了,他老了。

梧桐的枝条自然垂落在半空,风停了,窗外一派和谐。

放下手中的笔,合上本子,快放假了,和儿时伙伴去看他——我们的老师,我们的家人。

不知,如今,他过得好吗?

 

 

老师您好,我的好老师

湖南省湘北职业中专学校 高一会计1551班 李燕

指导老师:高立

老师是灯塔,在黑暗中照亮我们航行的方向;老师是驼铃,在沙漠中摇响我们生命的旋律;老师是暖阳,在冰雪中带给我们温暖。

——题记

在我的心中,“老师”是一个神圣而值得尊敬的职业。“师者,所以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”老师是知识的化身,是智慧的灵泉,是道德的典范。

犹记那年,刚踏进中学的大门时,我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,您就像初升的太阳,照亮了我远行的路,为我指引方向,您亲切地问候,温柔的语气,使我备受关怀,当我犯错误时,并不是对我破口大骂,而是耐心地教导我,为我讲解一些道理,分析我错误的原因,并督促我认真去改正,当同学有困难时,您总是在默默地帮助大家。

记得有一次英语课上,英语老师说:“为什么你们只怕班主任不怕课任老师呢?”班上的同学都异口同声地说:“因为班主任太凶了。”英语老师马上否定了我们的说法,她说:“那就怪了啊,你们班主任最爱你们了,别看你们班主任五十几岁的人头发还这么黑,特别年轻的样子,他可是为你们操碎了心,他那一头黑发其实都是染过好几回的。”我听完顿时感到鼻子酸酸的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您的一腔热忱令人那肃然起敬,您总是想方设法使学习变成一种快乐,您让我明白如何做一个诚实的孩子,发挥自己的优点,改正自己的缺点。

一晃,时间过得真快,又迎来了炎炎夏日,转眼间,又是一个毕业季,回想初三的时候,我马虎,做作业时常丢三落四,每次都被课任老师骂,您和我说了很多很多,但我经常忘记,可那一次我记忆犹新。

那是一个星期三上午的第四节课,您沉着脸走进教室,念着前两天模考的成绩,当念到“这次模考成绩进步的有……成绩下降较大的有……”意料之中,我很快便听到了我的名字出现在里面,当老师给其他同学分析完走到我身边问我:“你这次怎么退步这么严重,从前十退到了十几,怎么搞的?”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师,我心里想,这次肯定要被班主任骂惨了。于是我偷偷瞄了一下老师,发现他也正在看我,我连忙埋下了头,他将同桌的凳子搬在我旁边坐了下来,对我说道:“你为什么就不能再认真点呢?你看看你桌子上的书!都快砌成墙了,你以为老师不知道你的心思?天天和旁边的同学讲小话,老师讲的重点能听到吗?”我越听越觉得羞愧。老师又继续说道:“听说过顽石和玉的故事吗?”我摇摇头,老师说:“一块顽石经过精心打磨,耐心的去雕刻也能成为一块美玉,学习也是一样的啊,你要有信心,有恒心,虽说不能立马就见效,但只要你发奋点,努力去学,去看,去钻研,就会有成效,你是想做顽石还是想成为美玉?”说完又边拍拍的头边问:“是不是该好好想想了?”自那以后,我虽然也有因为不认真考差的时候,但更多的是进步,这也多亏了班主任的提醒。

老师对我们的严厉处处透着关爱,都说老师是辛勤的园丁,他们把雨露撒遍大地,把幼苗辛勤哺育,看遍地鲜花怒放,哪一朵没有他们的笑影,哪一朵没有他们的心血。他们在苗儿需要一杯水的时候,绝不送上一桶水,而当苗儿需要一桶水的时候,也绝不给予一杯水。适时适量地给予,这是一个好园丁的技艺,我们的好老师,这也不正是您的教育艺术吗?

离别虽然长久,而您的形象仿佛是一个灿烂发亮的光点,一直在我心中闪烁,125班的覃爸爸您好,我的好老师,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我对您的感激之情。

老师影响了我们的一生,多年以后,你也许会恨他,但更多的是爱他,当时我们是如此的不信任他,多年以后,你会笑自己的天真,在那个青春葱茏的岁月,他把自己思想的一部分深深印进了我们的灵魂。

 

 

时光,静好

湖南省湘北职业中专学校 高一旅游1541班 易帆

指导老师:伍瑶瑶

我什么也没忘,但有些事只适合收藏。

——题记

一提起每个人心目中的老师,就是这句诗——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”的确,精简的概括了老师的形象,不需要多么花里胡哨的语言,这么一句,足矣。

但是,对我而言,她并不仅仅只是一味奉献的人,更是严肃却又亲切的真实存在。

从幼儿园算起,从小学到初中、高中,不说全部认识的老师,就连教过我的老师都不计其数,当然,这都因为那时学校爱换老师,每过半个学期就“全面更新”,以至如今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老师,说喜欢的老师,的确有很多,大多是“暴力”中掺杂着亲切的这种类型,没办法,比较爱这种“接地气”的老师。

如果说,真正说自己心中最爱的老师,还是初三的英语老师,如今都难以忘怀。

二十出头的年龄,大学一毕业就到我们学校当初三的班主任,那时我们才上初一,只知道这些,私底下叫她“芬姐”。听学姐们说,她是那种严肃又认真的人,如果哪些哥哥姐姐们做了违反原则的事,一定会被训到狗血淋头,但从不冤枉人,后面也会以理服人,所以他们都十分谨慎。特别是在学习这方面,一定是非常严格的,因为她是英语专业的,因此对自己班的学生都很上心,从来没有一个老师会自己亲自把关背诵的,但她是我认识的唯一这样做的老师。全班的英语背诵都在她手里过关。不负重望,那一届是历届英语成绩最优秀的,这都与她的认真负责密不可分的。那时,内心就有一种很敬佩的感觉。后面,有了更深切的体会。

时光飞逝,她终于坐到初三的教室里,班主任告诉我们“芬姐”已经怀了小宝宝,但由于她工作优异,学校非让她带完我们这一届。大家全傻眼了,心想:天呐,都怀宝宝了,那怎么上课!结果,第二天的英语课才彻底被震惊。

“我是你们的英语老师,姓万,我希望这一期,你们可以好好努力一把,再苦再累也只有这一年,别在中考以后后悔。好了,开始上课。”打开PPT就开始讲课,“if引导的条件状语从句,看黑板,主句用什么时态?××”……

一节课,即使PPT上的语法都有,她都会在黑板上再为我们板书,不厌其烦。那时,更喜欢她了,不仅是因为她教得好,更是那种敬业的态度。

时光再往前走一点,到了总复习的时候。“这题选什么?说说原因。”敲了敲我的课桌,“选D,因为yet是现在完成时的标志。”她满意地点了点头,我轻轻地吐了一口气。

她上课基本不说课外的话题,但不知为何大家都极其认真,她并没有因为怀了小宝宝就娇里娇气,甚至有一交人,她感冒了也没请假,声音都嘶哑了,该说的,该板书的,一样不少。大家读错题的时候,她走到我近里,俯身对我说:“我看了你七科的成绩,其他的成绩都还可以,但前十名里面,数学就只有你稍微差一些啊,你要努力啊可,别让数学拉你的后腿,知道没?”我点了点头。

其他科的老师也好,可是,只有这么一个老师,她不仅关心你的单科成绩,也在意你七科的成绩,她不仅鼓励我,也提醒了其他同学。在中考这种关键时候,拉你一把,从这以后,就更喜欢她了。如今,想起“芬姐”都是浇灌的感激与温暖。

经历了那一段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的时光,寒冬或酷暑,无数个早晨与夜晚,欢笑或泪水,感动和愤怒,所有激烈的情感,都在胸腔中平息,化成一个浅浅的微笑,镌刻在那段岁月中或许并不完美,却弥足珍贵。我亲爱的“芬姐”忘了告诉你呢——我什么也没忘,但有些事只适合收藏。你听见它的笑声了吗?

谢谢您给的温暖

湖南省湘北职业中专学校 高二电子1432班 熊美君

指导老师:郑学翠

回忆起小学时候的班主任,我依稀记得她有一双温暖的眸子、一张未施脂粉的脸以及那眼角清晰的鱼尾纹。

她刚调来时我就听说过她的教学经验十分丰富,我也曾暗地里冷笑过几回。教学经验再丰富又怎样,反正最后还是会被我们气走。但我似乎低估了她。不仅没能被我们气走,她反倒还将我们班的学习风气整顿得越来越好,在几乎所有同学都投入到了她的热血式教学中时,我依然只干自己想干的事。而在那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眼里的老师只是一种职业,目的只是为了养家糊口,我从未想过有其它可能。

读五年级的时候,家中甚是不平静,每日下学回家都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父母亲的争吵,而我每次都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门后哭泣。那时的我第一次从心底里感到害怕,我害怕双亲会离我而去。这样无休止的争吵终于在一个四月的午后结束,母亲离开了原本其乐融融的家,也离开了我。父亲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悲观,只是终日忙于生意。可是我讨厌这样的日子,我开始格外想念母亲的唠叨,想念母亲忙碌的背影,想念母亲做的饭菜。我也曾对父亲说过想要母亲回来,却被他狠狠地掴了一巴掌。父亲说是母亲自己要离开的,以后这个家不欢迎她。我既委屈又无奈,趁父亲不注意偷偷离开了家。

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,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,我没地方去,只好呆在学校的车棚里躲雨。恰逢班主任来取自行车,她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外面,走过来,递过她手中的雨伞。见我并未去接,她便放好了自行车,走过来问我情况。我只是摇头不说话,沉默了一会儿就开始嗒吧嗒吧地掉眼泪。她说要送我回家,可我此时的情绪已将近崩溃,嘴里不断喊:“我不要回家!我不要回家……”她不理会我的哭喊,强行将我背起来,只说了一句:“去我家吧。”

趴在她的背上,我的情绪开始稳定,慢慢安静了下来。知道我没吃饭,她便为我做好了饭菜唤我去吃,面对一桌丰盛的饭菜,饿了一天的我开始狼吞虎咽。吃着吃着我又想起离开的母亲,我开始默默流泪:“我母亲以前也会这样,为我做一顿丰盛的晚餐,可是……我以后……都可能吃不到了。”她叹了口气,用母亲般温柔的眼神看着我:“不会吃不到的,以后还想吃的话来老师这,老师给你做。”后来她通知了我父亲,我很快就被接走了。一路上我与父亲都不说话,气氛显得很紧张,但快到家的时候他居然很小声地跟我说了句“对不起”。彼时年纪尚小,可能不太懂一向强势的父亲为何会跟我道歉,但这次以后,我开始跟其他同学一起努力学习,也开始尝试着去理解父亲。

王老师,谢谢您给我的温暖,同时,我也想感谢所有在我学习生涯中悉心教导过我的老师们,谢谢你们的付出改变了曾经那个年少无知的我。